• Matthew Robson,90后,来自伦敦。

    90后年轻人的媒体消费习惯:一份撼动城市的报告

    15岁的摩根斯坦利实习生Matthew Robson最近发布了一份自己报告年轻人消费报告,通过互联网的传播,一夜成名。

    如今大部分年轻人并不经常听广播
    年轻人还是喜欢看电视的,通常一年中总会有几季他们会更加沉迷于电视
    我认识的大部分年轻人都有VirginMedia
    我认识的青少年几乎从来不规律的阅读报纸
    青年少读的报纸主要是通俗小报或者免费派发的
    游戏机现在能和互联网对接,所以用户之间可以互相聊天,这甚至对电话的使用产生了影响
    他们利用互联网搜索想要的信息,只要在Google里敲就行了
    年轻人很喜欢音乐,边做其他的事情边听
    什么东西年轻人最想要
    任何有触摸屏幕的东西;
    有大音乐容量的手机;
    可以与互联网关联的移动装置;
    大电视
    什么东西年轻人最不想要
    任何有线的东西
    黑白屏的手机
    笨重的“砖”手机电池不能维持10小时运转的装置

    全文见此:年轻人的媒体消费习惯:一份撼动城市的报告

  • 2009-07-02

    熟悉 - [REVIEW]

    这个正是熟悉的陌生。我觉得这个甲骨文写得实在好“现代艺术”。

    有专家说:这是典型“90后”的特点。

    如果让我打分,绝对满分。

  • 2009-03-11

    A+U上海谈 - [REVIEW]

    最近接受《A+U》杂志中文版就他们的上海建筑特集而进行的简短访问,这是我首次对这座现在居住的城市发表一些意见。PS.我非常喜欢这本建筑杂志。

     

    a+u :您对上海城市的印象,在您眼里,它什么地方最令您欣赏?

    令狐:上海有一种别的城市也许很难有的顽固性。比如街道上晾挂出来的衣服 “万国旗”就是一种典型,无论如何经历文明整治,它都被保留下来。而那些 对精致生活空间的热爱也在经历了多次战争、外来的或内部的政经时局的调整 后仍然可以在每个街角顽强地保留下来。在合适的时节就会再度复兴。而另一 方面,这座城市也是装饰主义之城。北京的奥运会是真的在建城,而上海就像 是装城。你看淮海路上整条路都快给红蓝白和施工架围裹起来了。 但似乎有一种难以改变的磁场在控制着这座城市,在北京可以出现一座库哈斯 的CCTV“大裤衩”,上海是根本不可能的,这座城市无法接纳如此跳跃的建筑 行为。这是上海的习惯磁场所决定,这种磁场来自政府,也来自那些说着上海 话的絮絮叨叨的老头、老太太。

     

    a+u :您对上海建筑的印象,您最喜欢的建筑是什么?

    令狐:上海的街道比上海的建筑有意思。这是很有趣的。如果我们把街道上每 座建筑拿出来进行单体评判的话,似乎都很难给予赞美之辞,比如它就很难有 安藤忠雄的住吉的长屋的创造可能。但当它们组合在同一个街道上,上海的建 筑群是中国城市中最让心灵跳跃的。你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风格和不同历史阶 段带来的行走乐趣。这也许便是简·雅各布斯所期待的城市。 在上海,我觉得被大建设的1990 年代所遗忘下来的建筑都很好。就像我 每天都会经过位于茂名南路的兰心大戏院。它在1930 年代就存在,当年是城 中名流贵族看戏的奢华之地,如今在摩登城市中一点也不起眼。但它就像是上 海梧桐树下缓步走着的有仪态的老妪,安静地站立于一旁,它并没有太多的建 筑装饰,却很让人感觉到这座城市很有底气的地方。在东亚的城市中,我们特 别缺这样安静的历史。

    a+u :您目前工作的内容是什么?

    令狐:我在这本名为《生活月刊》担任主策划的创意工作,希望能将中国各领 域的文艺状态做客观而热炽的报道,我们将它视为中国文艺复兴的一部分。其 中,中国的建筑显然位列其中,我们也会每年就中国建筑界的新发展做大型专 题报道;而上海也是我们所关注的一个大舞台式的城市。 我与我所在的《生活月刊》在规划一组关于上海世界博览会的大型报道, 希望能在2009 年5 月、世博会倒计时一周年时推出第一组报道,它由一组文 学家、旅行文学作者所构成,通过他们如同阅读书本般的文字描述一座他们所 熟悉的城市。我希望我们的文学情感能与我们的城市、身边的建筑产生层叠关 系,这些情感有时候微小如尘埃,常常会被我们所轻视,或者被刻意地情感泛滥, 我们希望能拿捏得更加系统一点,又充满阅读与欣赏的乐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