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

  • 不知道季老那個德國紅顏知己還活著沒有
  • 与我一般二十出头的人,知道季老的恐怕也不甚了了。
    当大家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忙碌打拼时,我却在夜深时刻独自想念他。
    谁都不会知道,我对语言的热情,与他在自传中写到的,竟是那样的相似。而当人们对语言的感情不再单纯时,我们最初的心思恐怕也很难被捕捉到了。。。